CEO MESSAGE

思考所謂人生100年。

這位男性的身體裡,從嘴巴通到喉嚨,直到身體深處插著一條長長的呼吸氣管。

已經好幾年持續無意識狀態仰賴呼吸器躺在床上的男性,身邊有家屬以及醫生守護著。

此時醫生向家屬如此說著。

「現在開始要進行拔管。各位明白拔管之後的後果吧?」

家屬以僵硬沈痛的表情,微微頜首。

醫生將男性身上的呼吸管拔除,接著該名病患呼吸開始急促、不久就斷氣了。

家屬以沈痛的表情,邊掉淚邊目送男性最後一面。

【“停止延長生命”的選擇】
像這樣的場景,其實在現在的日本醫院也上演著。

其契機是睽違11年再次重修制定的「臨終醫療照護方針」。

在世界當中已經面臨前所未有超高齡化社會的日本,對於末期患者,若是在“醫師最後診斷以及家屬同意”之下,可以合法停止延續生命的治療。

醫界中也推出「救急醫療」「血液透析」「肺炎治療」等等新治療方式,而其中也有一項選擇是停止治療。

現今,隨著醫療技術的發展,延長壽命已經變成一種可能,而在醫療現場,以前被視為禁忌的終止延長生命也開始被實踐在醫療過程中。

對於醫院裡住院的高齡者,假設有個萬一,是希望延長生命治療、或是發生其他緊急狀態時希望如何進行處置等等,都可以依照患者意願簽署安寧緩和同意書。

2018年日本內閣府實施對高齡者的調查問卷裡顯示,在「面對死期將近的情況下,會想要接受延長生命治療嗎?」問題裡,有91%的人都回答NO。

【讓生命延續還是終止?】
被稱為人生100年的現在,在日本已經漸漸演變成“選擇尊嚴善終離世的時代”。

我前陣子回老家的時候,也向我的母親提起了這件事。

母親希望“不要延長壽命的治療“,要在自己家裡迎接生命的最後一刻。

我非常能理解我媽的心情。

但是,假如說從現在之後的10年20年,我媽身體越來越衰弱,在自己家中迎接生命的最後一刻、或是現在已經快要斷氣的時候,究竟我能不能忍得住不叫救護車呢?

不是帶去醫院,而是在自己家裡伴陪媽媽目送她的最後一程,我真的能辦得到嗎?

一想到「那個時候」,我想抉擇應該是非常地困難。

對於人生100年時代,你有什麼想法呢?

CALENDAR

2019年2月
« 1月    
 123
45678910
11121314151617
18192021222324
25262728  
PAGE TOP